在受审的“沙井新义安”的众多嫌犯中,仅有一名女性

昨日,“沙井新义安”案进入庭审的第四天,法庭上最吸引人眼球的,是该团伙唯一的女成员陈惠芳出庭受审。这名被控涉嫌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四大罪名”的女被告,在庭上极力撇清自己和“龙哥”的关系,称自己和“龙哥”陈垚东接触并不多,一年只见三四次。问到为何“龙哥”会如此信任她,将“旗下暴利产业之一”的废品收购站账目交给她来“打理”时,陈惠芳回答说:“可能是他觉得我老实吧!”

唯一女成员被控四罪名

陈惠芳今年39岁,是宝安沙井本地人,起诉书指控她涉嫌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四大罪名”。

据指控,陈惠芳是龙哥“旗下暴利产业之一”——新发废品收购站主要管理人员之一。2000年1月,被告人陈垚东、陈诺强与梁木义(另案处理)、陈永森(另案处理)、陈锡波合伙在宝安区沙井街道步涌村开办深圳市宝安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沙井新发收购站(以下简称新发收购站),垄断沙井街道蚝三村、蚝四村、步涌村、沙三村、衙边村等400余家工厂的工业废品收购业务,获取巨额钱财。2000年3月至2004年4月,陈垚东安排陈惠芳在该收购站任会计。

2006年,陈诺强担任该收购站总经理,负责管理全面业务。2006年10月开始,陈垚东安排被告人陈惠芳在该收购站任经理,协助陈诺强对新发收购站进行日常管理,并负责与业务厂家谈判价格。2006年初,陈诺强安排被告人谢春山担任该收购站业务经理,主要负责管理巡厂员的巡厂活动,2008年后协助其对新发收购站进行日常管理。2010年3月26日开始,被告人谢春山任该收购站法定代表人。

设“巡厂人员”劫工厂废料

被告人陈诺强、陈惠芳、谢春山在新发收购站任职期间,为达到控制当地废品生意的目的,安排人员巡厂,多次指挥巡厂员抢劫其他个人或单位的废品。

如2006年底,龙岗区兴宝废品收购站负责人曾某某、刘某与宝安区沙井街道步涌村瑞礼自行车厂,在公平自愿的基础上达成收购废品协议。不久后的一天,谢春山安排的新发收购站巡厂人员分乘3辆小汽车,将一辆驶出瑞礼自行车厂的兴宝废品收购站装载废铝材的货车强行截停,并将其逼至新发收购站内。陈诺强、陈惠芳指挥众人将价值人民币4万多元的4吨多废铝材强行卸下,并威胁曾某某等人不得再到步涌村拉废品,随后将其赶走。

2007年年中,深圳市新有成胶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有成公司)用货车将本公司的废塑胶拉至其他工厂回收加工。载有约8吨废塑胶的货车驶出沙井街道步涌村中熙工业园后,谢春山安排的新发收购站巡厂人员即发现并拦停,强迫将货车开至新发收购站。新有成公司负责人肖武闻讯后立即报警并带领工人赶到新发收购站。当肖武等人欲阻止新发收购站卸货时,遭被告人陈惠芳、谢春山等人殴打,被告人陈诺强召集数十人与新有成公司人员打斗,直至赶至现场的民警鸣枪后才得以平息。经派出所调解,新发收购站退还了不足3吨货物,新有成公司损失约人民币5万元。

暴力垄断区域废品收购

据指控,2006年以来,负责经营新发收购站的被告人陈诺强、陈惠芳、谢春山安排巡厂员在宝安区沙井街道步涌村工业区门口巡逻,发现其他个人或单位收购废品时,即将废品强行拉回新发收购站内进行收购,强行垄断该工业区的废品收购。

2006年10月,深圳市保发得包装纸品有限公司(以下称保发得公司)自沙井街道和一村搬迁至步涌村同富裕工业区A5区后,被告人陈惠芳等人前往保发得公司,胁迫该公司负责人朱某某将废品卖给新发收购站。在保发得公司被迫答应由新发收购站收购废纸皮等废品后,新发收购站又安排巡厂人员对进入该公司收购废品的其它收购站人员以威吓、拦车等手段加以驱赶,迫使保发得公司将废品低于市场价卖给新发收购站。自2006年10月至案发时止,保发得公司共损失人民币十余万元。

经查,平田精密器材(深圳)有限公司、钦中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聚科美美容设备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华丽美工艺品有限公司、瑞丰昌厂等公司的废品皆出现被巡厂员拦下的情况,后均被迫与新发收购站达成书面或者口头的废品收购协议,将公司废品低于市场价卖给新发收购站。

为何“龙哥”信任她?

陈惠芳:“可能是觉得我老实吧”

昨日在法庭上,剪着短发的陈惠芳称自己并没有拜陈垚东为“老大”,也没有给过陈垚东红包,谈不上什么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沙井新义安”的称呼,自己也是看了报纸才听说的。

她称,自己只是帮陈垚东监督账务的,而且自己并没有真正看账,因为公司都有会计和出纳。她的工作主要是和工厂谈价格以及管理日常事务,并不需要向陈垚东直接汇报,有的时候一年也只能见到陈垚东三次。

管理账目的人,一般是老板的亲信,为何陈垚东要将这个任务交给“一年见面不过三次”的陈惠芳?陈惠芳说,不知道为什么陈垚东比较信任她,可能是“觉得我老实吧”。她还认为,这也可能是她的弟弟陈伟明和陈垚东关系很好的原因,后来陈伟明被抓,她和弟媳还曾到香港找陈垚东“帮忙”。

新发收购站虽然被控涉及多项暴行和强迫交易,但据陈惠芳在庭上称,历年来该收购站曾被宝安区政府和公安机关等部门评为治安、文明、慈善等方面的先进单位。

另一重要被告潘泽勇:

“请‘龙哥’出马后 村民闹事少了”

昨天庭审中另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是原深圳市万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泽勇,他被控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在法庭上他表示不认罪,称自己虽然叫陈垚东“龙哥”、“Boss”,但只是一种“尊称”:“他年纪比我大嘛,如果年纪比我小我还这样叫他,那才不正常”,“在外面吃饭服务员也叫我老板,那也不意味着她是给我打工的”。

今年39岁的潘泽勇绰号“肥勇”,曾任万丰社区党支部书记、万丰社区工作站站长。他的父亲曾任原万丰村的老书记,当潘泽勇接过这个职位后,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村民闹事。在庭上,潘泽勇称村民闹事,多是因为利益分配的问题,这其中有很大原因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比如建“小产权房”是当时村里的主要经济来源,而合作的分配比例问题一直沿用历史“三七分成”的做法,留给村里的三成包括村民福利、村里道路和设施修建费用等,许多村民觉得这种分配比例会导致他们利益受损。

潘泽勇称自己曾和政府进行过协商,做了很多方案,但村民不接受。他和“龙哥”以前只是点头之交,但和被告人陈伟明是读书时就认识的老朋友,于是通过陈伟明结识了“龙哥”陈垚东,并希望村民至少会买“龙哥”的面子。后来果然“龙哥”出马后,村民闹事少了。至于“龙哥”采取如何手段摆平村民的?潘泽勇称自己并不清楚,达到目的就行了。

检察官表示,此后万丰村不少小产权房项目都和“龙哥”进行了合作。但潘泽勇并不承认自己因此给了“龙哥”特殊的分成和好处:“还有其他公司也在我们村建小产权房,我们给‘龙哥’的条件和给其他公司的差别并不大。”

他还感叹:“出事之前没有人提出合作有什么问题,这回出了事,案件上了报纸,村民就说和‘龙哥’合作吃了亏,我觉得这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E街风时尚网 五月天娱乐网 美丽女性网 红粉女性网 健康吧养生网 中国彩虹热线

延伸阅读:

标签:

上一篇:“女按摩师”用谎言维系着异地爱情 月薪1.5万

下一篇:与多名女明星有染 1/3赃款用在情妇身上

发表留言